当前位置: 百纳论坛 >> 海阔天空 >> 百纳文学 

回帖数:34 浏览数:19799

主题:

一条有绯闻的狗(小说原创)

点此查看汉行天下的个人资料
发帖人:汉行天下 版主 (220)  赠送礼物  发站内信
 楼主 发表于2013-9-17 18:01:01 只看该作者
我的《狗系列》小说计划创作十篇,已完成五篇,此文为其中之一。

 一.公狗平生第一次吃了一个鸡蛋

    公狗认识母羊是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夏日午后。

    公狗实在是饿慌了。浑身酒气的主人老九歪躺在床上,休想给它半口剩饭。这哪里是久留之地?但主人在一个冬夜捡回并收养自己,可谓恩重如山;何况,的确是主人心烦意乱,并非故意虐待。望着疲惫不堪的主人,公狗停止了抱怨。

    白花花的阳光让大地散发出蒸煮般的闷热。公狗慢腾腾地走过长长的田埂。

    前面的野鸭岭皱折里有一户人家。一个名叫野鸭塘的地方。也许那里可以找到一些吃的。

    公狗晕头转向甚至开始眼冒金星了,叭嗒叭嗒耷拉着舌头在水塘舔了几口清水,但空空如也的肚肠更加焦灼,终于像醉酒一样趴卧在门前鸡欢鸭叫的水塘边。公狗只想好好歇一会儿,但耳边鸡鸭唧唧呱呱的、刺耳的噪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这是嘲笑。

    公狗觉得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,岂能让鸡鸭之辈评头品足说三道四?便要努力站起来。但又细想,站起来又怎样?不能追不能叫,没有力气展示威武的一面,奈何鸡鸭不得。只好痛苦地保持原状一动不动,仿佛石雕泥塑一般。

    母羊在小木屋内默默注视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墙根下有一个鸡蛋,这个发现让母羊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咩咩的叫声。但公狗并没有理睬,只当多了一个对手。母羊叫得久了,居然开始动用前脚啪啪地刨起地来,制造出更大、更猛烈的声响。这种举动惹恼了公狗,睁开眼睛看到底周围的恶意已经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公狗怒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母羊依然兴趣盎然地、疯狂地刨地和叫唤,眼神流露出的却是温柔和着急,毫无冷漠挑衅的意思。公狗终于看到了那一个来之不易的鸡蛋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母羊惊慌失措的样子让公狗后悔自己不应该胡乱生气。

    公狗平生第一次吃了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.老九的女人跑了

    公狗没精打采地返回老九的住所。

    老九已经醒来,手里正端着一碗面条。见到公狗摇摇晃晃的样子,就毫不犹豫把面条倒在了一个破脸盆里。

    公狗含着热泪激动地吃完了主人的面条。

    老九盯着那一条还留在床头的白底红花毛巾。

    这一条毛巾是一个女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老九的女人跑了。

    她叫莲。

    早些年,老九游荡异乡,就像一只蚂蚁找不到方向和位置。在车站与一个女人相识,她就是莲。她说她忍受不了丈夫的游手好闲和毒打,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“你想去哪里?”老九问。

   “不晓得。”女人道。

   “那你处境危险呀。”老九道,“打个比方,一把钞票掉到地上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“谁见了都会捡起来。”女人道。

   “对了。”老九道,“你说得对,那如果几个人都看见了,会不会抢起来?”

   “可能会。”女人道。

   “肯定会。而且还要大打出手。这就麻烦了。”老九道。

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女人问。

   “事情一闹大,警察就会到场。”老九道,“你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,打你歪主意的人多的是,最后—”

   “最后怎么了?”女人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“最后警察到场,你还得回你丈夫那里。”老九笑眯眯地道。

   “不回!死也不回!”女人道,“我是不会回去的!”

    对于老九,能够带上一位女人回村至少是飘泊多年的一种安慰。

    老九自称是做药品生意的。他到废品站弄到几百只口服液玻璃瓶子,撕掉商标,又寻来一些牛粪,晒干,然后以湿面粉包裹之制成药丸,美其名曰:“老人延寿丹”。六十元一瓶,一分不少。在老人家看来,价钱便宜量又足,又能去病延年,多好的事。谁不想多活几年呢?

    销路很好。老九因此发了一笔小财,便带女人回村了。

    相处差不多半年,莲忽地消失了,一切就像经历了一场并不存在的梦。床头留下的一条泪湿的毛巾,让老九似乎懂得了什么。实际上,老九虽然熟悉她身上的一草一木,但她的内心世界是怎样,他是什么也说不出来的。甚至是她来自何方,老九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在这个黄昏,老九无法不想念莲。但想念已毫无用处,不管怎样,人得琢磨着活下去。琢磨什么呢?老九的心渐渐安静下来,随之作出了一个思考已久的决定。

    公狗看见老九举着杯子又喝起了酒。


三.那情形让王寡妇大开眼界


    公狗对母羊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老九早已醉得一塌糊涂,公狗没有一丝睡意,内心奔腾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意和甜蜜。母羊的一举一动让公狗浮想联翩,她那善良、单纯以及拘谨的样子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可爱,甚至能感觉到清风朗月的舒适、朝云暮雨的自然以及别无牵挂的轻松。

    踩着月光下熟悉的田埂,公狗想着去见母羊一面。

    空气中荡漾着青草和野蘑菇的清香,山坡下肥美的草地在夜风中舒展而丰茂,可惜自己不是一只羊,如果是,这里将是一个其乐无穷、梦话连篇的天堂。

    依稀听见母羊连续而低沉的叫声,这叫声是如此孤单、忧郁和茫然,公狗不知道母羊发生了什么事,便磁石吸铁一样想尽快看个究竟。公狗在树林中倾听许久,无法明白母羊执著叫唤的含意。但公狗又隐约感觉到母羊的失落和恐慌,如同当年被遗弃的自己,周围填满了冷漠和黑暗。

    正在思忖如何接近和安慰母羊的时候,前面忽然闪现一个轻手轻脚的黑影,黑影拿棍提袋鬼鬼祟祟,一看就是一个贼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黑影动作麻利用袋子兜住母羊的嘴,又抽出绳子捆绑一番,母羊受到惊吓,在原地一阵狂蹦乱跳,公狗吼叫一声,纵身而出,准确无误地扑落在黑影的肩背之上,利牙咬向黑影死死捏住母羊嘴巴的右手。岂料黑影力大无比,一转身,啪嚓一下,把公狗狠狠甩出二三米远,公狗重重跌倒在地,痛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闹出了声响,屋子里亮起了灯。出来一个年轻的妇人,看着面戴口罩的黑影,道:“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黑影重新握紧了木棍,冷笑道:“王寡妇,既然你都看到了,老子今晚就要人财两得了。”

    王寡妇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黑影道:“不要问那么多,我认识你,你不认识我。今晚本来顺手,没想到溜出一条野狗来,坏了我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公狗重新打起精神,开始第二次冲锋,这一次瞄准的目标是黑影的双腿,一旦腿脚受伤,他就是想跑也没那么容易。公狗的凶狠引发了黑影的怒火,他挥舞木棍,逼迫公狗连连后退,最后,扑通一声,慌张的公狗落到门前的水塘里。黑影并没有就此罢休,继续追赶,以为没多久就能看见公狗活活淹死在水里。公狗不但能浮水,还会扎猛子,它一头潜入水下,游向水面树林投下的阴影中。

    黑影见水面已没有动静,就转身来对付人单力薄的王寡妇。王寡妇一阵哆嗦,立即后退进屋,想关上门阻挡这个麻烦。黑影举棍顶住本门,门是无论如何关不上了。

    王寡妇松开手,从厨房摸出一把菜刀来,道:“这刀快得很!”

    黑影停住脚步,道:“跟我玩刀?老子是玩刀长大的!”言毕,手起棍落,王寡妇握刀的手挨了狠狠一击,剧痛难忍,菜刀脱手落地。

    黑影一步一步走进屋门,正要关门,公狗已张牙舞爪蹿了过来。黑影躲避不及,公狗的爪牙已深深地陷入黑影的大腿皮肉之中。黑影顿时鬼哭狼嚎,手中的木棍一阵乱打,公狗的下巴被捅出了一条伤口,血流不止,便扯带一些皮肉松开了爪牙。

    黑影一跛一拐拄着木棍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。

    王寡妇惊魂未定,僵立了许久,才想起那一只差一点就遭了贼手的母羊。母羊竟然不声不响了,因为,公狗正静静地躺在母羊的身旁,流血的下巴正默许母羊嘴唇一次又一次的触碰,那情形让王寡妇大开眼界。

 四.老九像狗一样追了上去

    老九的身影隐入大雾茫茫野鸭岭。

    数年前村人栽下的枞树已成为高大挺拔的一片,郁郁葱葱,类似原始森林。为了筹集一笔远走他乡的盘缠,老九以每株二十元的价格说好了买主。这次实地察看,就是为了确定一个最佳地段,锯掉五十来棵枞树,当然,白天是不能锯的,早上点个数,作个记号,晚上即可下手。偷树——这是违法的事,不能不小心。老九的脸上汗水淋漓,一想到违法二字,不免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公狗并不清楚主人的意图,但它有了一个了不起的想法,那就是如果能够与母羊朝夕相处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王寡妇和自己的主人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这的确让公狗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但世间事就是如此不可思议,四处寻觅的公狗不敢相信机会已经来临!

    公狗急忙咬住老九的裤管,往左侧一个斜坡上拖。果然,一阵脚步声传来,在这浓雾迷蒙的清晨,居然有脚步之声,这不得不叫人汗毛直竖。老九一缩身,蹲到一丛茂密的杂草后,两只深陷的眼睛死死盯住发出声音的方向,一种大难临头的恐惧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是一个女人。这个女人老九认得,是王寡妇。就住在山皱折里的一个名叫野鸭塘的地方。她的丈夫一年前病逝了,有一个四岁的女儿。王寡妇养了一群鸭子,老九还去她那里买过鸭蛋。

    她来这里干什么?老九疑惑着,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王寡妇已经距老九很近,但她并没有发现老九。她的头发有些湿,衣服很小,根本包裹不住丰满的躯体。一股躁热顿时弥漫了老九的全身。老九一动不动,像被绳子绑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王寡妇放下手中的竹篮,竹篮里堆放着肥嫩的野蘑菇。然后,面向老九,褪下裤子,蹲在地上,接着是一阵细雨似的声响。

    老九没有想到在这么早的时候撞到一个女人撒尿。正琢磨是好事还是坏事时,女人这一泡尿已经撒完了。王寡妇站了起来,因为是独自一人,所以系裤子就显得不慌不忙。老九的眼睛睁得简直有鸭蛋那么大了,他清清楚楚观察到这个女人的私处,居然光洁一片,没有一根黑毛。这让老九相当惊讶,在许多人眼里,无毛即“白虎”,克夫之兆,非常可怕,莫非她丈夫的死与她的命相有关?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天开始下雨了。渐渐地,雨愈来愈大,山里就是这样,雨来得急,来得猛,王寡妇有些惊慌,匆忙拿起竹篮向山下跑,脚下一滑,连人带篮滚下坡去。

    老九像狗一样追了上去,不顾草木阻挠,把几乎昏迷的王寡妇抱了起来。

五.放鸭也不错

    王寡妇自从死了丈夫后,也思考着自己未来的生活。但合适的人实在难找,这个老九倒是还行,虽然家穷,但像一个男人,有力气,也不笨,只是这样的想法怎么好说出来呢?

    现在,这个男人就在眼前,莫非是天意?

    王寡妇邀请老九去家里坐一坐,这个邀请说得很自然,老九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了。

    雨中的山林青翠欲滴。走在前面的女人让老九不错眼珠:她要我去她家干什么?帮我烘干衣服?真的让老九想对了,到了家,王寡妇吩咐老九把上衣脱下,很麻利地拿去烘烤了。

    老九站在门口,道:“这个住处好,有山有水,好风景。”

    王寡妇道:“好风景又不能当饭吃,哎,还真靠了这一口水塘。养不了鸭子,我真不晓得怎么活命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问题,老九的心不由得紧了一下。现在自己不就是到了这一步吗?卖得一笔树钱,出去了也许就不回了。反正上无老下无小,无牵无挂。女人居然还拿出一包烟,道:“放久了就霉掉了。你拿着吧。”老九点了一根烟,看着没完没了的雨。

    老九问:“小孩呢?”

    王寡妇道:“还在睡觉。你老婆怎么跑了?”

    老九道:“太穷了,谁愿意过穷日子?跑了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王寡妇道:“你怎么不找点事做?”

    老九道:“不晓得做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王寡妇道:“放鸭也不错。”

   “你是说我放鸭?”老九一惊。

    王寡妇不吱声了。这是一种暗示,老九已感觉到王寡妇明目张胆的期待。但是,思绪纷乱的老九内心跳动着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他自己根本不能作出正确的回答。他想到了流星镇上懂阴阳八卦的刘半仙。

    羊叫狗唤声惊动了无话可续的二人。狗羊亲密无间、不分你我的样子坦露无遗,王寡妇一眼就认出了帮助过自己的公狗,道:“这是你养的狗?”

    老九道:“难怪有时找不到狗,原来跑到这里认亲戚来了。”

  六.凶多吉少

    刘半仙在流星镇上很有名气。

    他看相算命几十年,说对的有,说错的也有,但人们依然相信他,觉得他有点本事。

   “帮我测一下,”老九道,“婚姻方面的。”

    老九听说刘半仙测字很灵验,就选了测字。再说,算命要报出生时辰,老九只晓得自己四十岁,至于是哪一天哪一月,那是没办法考证了。

   “你要测什么字?”刘半仙问。

   “探望的探字。”

   “为何找了这个字?”刘半仙把“探”字写在纸上。

   “想到就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半仙捻搓着下巴上一小撮从一颗黑痣上长出来的黄毛,沉思良久,道:“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“帮忙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刘半仙取下鼻梁上的眼镜,眼珠无声转动,不语。

   “我不太明白。”老九道。

   “你的婚姻嘛,不妙。”

   “什么不妙?”老九吓了一跳。

   “让我看看你的左手。”刘半仙又戴上眼镜,抓紧老九的左手寻找秘密,“你结婚也是白结,你看你的婚姻线,又短又浅。”

   “如果我结了呢?”

   “你有老婆?”刘半仙大吃一惊。

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有老婆?”老九有点火了。

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,你命中注定无妻无子,你看你说的这个‘探’字,糟糕透顶,左边,提手旁,谐音‘守’也,右边,穴下之木,棺木也,死亡之意。差一点就大难临头了。”

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“凡事小心,别无他法。”刘半仙道。

   “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刘半仙正准备收费,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刘半仙听了老九的述说,来了极高的兴致,滔滔不绝地作出详细解答。这个解答让老九心如死灰。

   “白虎一定要配青龙。沾不得,沾不得呀!否则,”刘半仙连连摇头,“那是引火烧身,自取灭亡。”

七.那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就是老九

    老九的公狗死在王寡妇的房后草丛中。

    老九不敢相信活蹦乱跳的公狗就这样没了,王寡妇说晚上有恶贼来偷羊,公狗与恶贼搏斗,恶贼用火枪向公狗开了三枪。

    自己的狗为何与母羊扯上了关系?这种绯闻在人与人之间倒是随处可见。这畜生也太不正常了。但为何偏偏发生在我养的狗身上?愈想愈后怕,仿佛看见了一种危险和灵验。老九想起刘半仙沾不得的警告,离开家乡的决心更加坚定了。老九奇怪那天早上怎么就碰上了王寡妇,而且还昏了头去了她家,那包烟还没有抽完,就在自己口袋里。老九把那包烟扔进了茅坑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老九的偷树计划付诸实施,但被村人逮个正着。村长念他孤身一人,又只锯掉五六棵枞树,让他写个检讨就算了,老九不愿写,还火冒三丈把村长打了一顿。结果老九在派出所关了一个星期,还罚了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一千块钱是王寡妇出的,她把母羊卖掉了。这实在让人无可奈何。老九很反感自己与王寡妇有什么关系,但的的确确是王寡妇解除了自己的难堪和困境。

   “我要嫁到外镇了,他是一个小学老师。”王寡妇道,“钱不要还了,记得以后要走正道。”

    老九的心里掀起一股凉风。从未有人对自己这样深情,从未有过。但她现在已离自己远去了,远到再也不能看见。

    王寡妇嘱咐“以后要走正道”,老九是听懂了的,但所谓正道与歪道,很快就彻底与老九无关了。老九像一棵突然遭遇狂风袭击的老树,拦腰截断,或者,他的脑海里升腾起浓重的迷雾,再也无法消散。

    老九精神上受了强烈的刺激,失常了。

    如果,有时候你去流星镇,你会碰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,手拿石块,啪地一下,准确无误地击中刘半仙的店铺窗玻璃,玻璃干脆利落地碎落下来。他嘴里骂道:“打你个青龙白虎!打你个青龙白虎!”那声音尖厉、怪异,吓得刘半仙不敢出屋。

    如果,有时候你去大雾依然笼罩但已空无一人的野鸭塘,你会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在水塘边手舞足蹈,他嘴里嚷道:“我要放鸭!我要放鸭!”

    那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就是老九。
我的个性签名
写作。音乐。旅行。
新科状元

等级:分区管理员 (57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7 18:13:47只看该作者2楼
点此查看新科状元的个人资料
幸福的狗,娶了一个老外。佳作,顶了!
飞马营销

等级:分区管理员 (5004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7 22:04:21只看该作者3楼
点此查看飞马营销的个人资料
 狗儿投胎重生了,投在那个乡下老师的家,然后把老九又带到了王寡妇面前,新的一幕爱情纠葛开始了
我的个性签名
学习Q群 170679970  
汉行天下

等级:版主 (220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8 8:08:30只看该作者4楼
点此查看汉行天下的个人资料
回复 百纳飞马(1002261)(3楼) 在 2013-9-17 22:04:21 的留言:
 狗儿投胎重生了,投在那个乡下老师的家,然后把老九又带到了王寡妇面前,新的一幕爱情纠葛开始了

这续集构思甚妙,有下棋一步看三着的格局。
我的个性签名
写作。音乐。旅行。
新科状元

等级:分区管理员 (57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8 22:16:43只看该作者5楼
点此查看新科状元的个人资料
人不如狗,狗敢爱敢做,人类的顾虑太多
飞马营销

等级:分区管理员 (5004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8 23:18:35只看该作者6楼
点此查看飞马营销的个人资料
引用 汉行天下(4楼) 在 2013-9-18 8:08:30 的留言:

这续集构思甚妙,有下棋一步看三着的格局。

哈哈,碎片化想象而已
我的个性签名
学习Q群 170679970  
飞马营销

等级:分区管理员 (5004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18 23:19:52只看该作者7楼
点此查看飞马营销的个人资料
回复 新科状元(3518419)(5楼) 在 2013-9-18 22:16:43 的留言:
人不如狗,狗敢爱敢做,人类的顾虑太多

点评:“做” 字堪比“推”“敲”经典
我的个性签名
学习Q群 170679970  
三步挥一剑

等级:初入江湖 (8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20 12:36:27只看该作者8楼
点此查看三步挥一剑的个人资料
狗爱上羊啊,爱的疯狂。老九爱上女人啊,爱的虚假。结尾不符合常理,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娘们嫁人,不会令一个男人疯掉。
汉行天下

等级:版主 (220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20 14:08:19只看该作者9楼
点此查看汉行天下的个人资料
回复 三步挥一剑(3519266)(8楼) 在 2013-9-20 12:36:27 的留言:
狗爱上羊啊,爱的疯狂。老九爱上女人啊,爱的虚假。结尾不符合常理,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娘们嫁人,不会令一个男人疯掉。

感情的事儿实在说不清楚。有时,一句话就缘定一生;有时,追寻千里,一无所获。
我的个性签名
写作。音乐。旅行。
果果steew

等级:初入江湖 (4)

[我的空间]
发表于2013-9-20 15:05:48只看该作者10楼
点此查看果果steew的个人资料
管理提示:本帖由于发布广告或者灌水被屏蔽!
快速回复

你还没有登录或者还没有设置论坛昵称,不能发表回复。